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 对“50万征文”别轻言值不值
对“50万征文”别轻言值不值

一篇散文1936字,50万元,每字258元,近日,一篇文章引发了一场争议。在岳阳临湘市举行的“我与十三村的故事”征文比赛上,作家马笑泉的《十三村记》,摘得征文比赛特等奖,捧走50万元奖金。这被称为湖南最贵文章,有人点赞,也有人质疑,有网友直指该文不值50万元,并提到文章有语法、标点等硬伤。马笑泉对此回应:“文章摆在那,好不好,值不值,任君评说。”(11月13日《成都商报》)

一篇获得了50万元奖励的征文,竟然引起了轩然大波。如果50万元奖励的不是文章,而是其他,还会有这么多人关注吗?联想到这里,很是让人生出一种无力感,这难道真是一个文字不值钱的时代?

相对于一般的稿费收入,50万元可能不少。但再看一下市场,同样是与“字”相关,比如音乐界唱“字”,相声界讲“字”,主播界吐“字”,书法界写“字”,这些行业的金字塔,有谁把50万元当成一回事的?同样是码字,剧本的稿酬也不低。所谓50万元大奖,在一首歌、一次演出、一趟直播、一幅字画、一个剧本面前,可能就是一个笑话。确实,现在稿酬不高,相对于此,对稿酬不高的习以为常甚至认为理所应当,这种心理更值得关注。文章引发的风波,在无形中说明了太多问题。

还有人质疑评奖有问题。这种质疑当然是可以的,但要指出,征文评奖,更多是评出自己心中的好文章。所谓好文章是相对而言的,很多时候是“矮子当中选将军”。这也决定了征文出来的文章,有时确实存在一些硬伤。有些硬伤需要商榷,需要作者进一步提升文学修养,但也不能因此轻易否定评奖。毕竟,这又不是在选择能够上课本的文章。

对于文字类的评奖,人们往往寄寓了太高的期望。既希望其公正,又希望其权威,而权威是建立在高品质基础上的。其实,不同的奖项有着不同的定位,有着不同的追求,允许市场有不同的奖项存在,不能要求所有的文字奖项都对标鲁迅文学奖。正如“我与十三村的故事”征文,这是一家企业组织的,初衷是想宣传企业文化。对这类奖项的要求,更多是公正,也就是评奖环节经得起审视,不能暗箱操作,不能搞利益输出,不能成为对部分人的变相行贿。

据主办方介绍,每次评选,都会尽力做到公平公正。而这次为了提高评委规格,特别面向全国邀请作家,文章也是密封后匿名送到北京,让评委来评选。而据评委介绍,收到的每一篇文章都没有名字,根本不知道作者是谁,“完全盲评,都是现场读,马上选出来”。如果的确是这样,程序上看不出有什么问题。或许作者水平有限,评委水平有限,奖项权威性有限,但不能根据现有信息否认其公正性。

敢于质疑是时代进步的标志,但偏离了方向的质疑也会成为时代进步的阻力。正如现在,质疑“50万征文”不要偏了方向,可以质疑其权威性,但对“50万征文”千万别轻言值不值。最让人担心的,是隐藏其后的对文字不值钱的言下之意或者习以为常。让作家获得有尊严的收入,是让劳动者更有尊严的题中应有之义。(毛建国)

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>>>>>

溧阳市别桥万华机械厂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溧阳市别桥镇公园路77号